wisdom

羁绊

3.回忆

我的名字叫苗木困,我有个哥哥,他叫苗木诚。

我的哥哥非常温柔,我经常用身高方面的问题去取笑他。 在哥哥的初中最后一个暑假中,发生了大巴车事件,我的哥哥是如此的不幸被卷入这次事件中,又是如此幸运的相安无事。 在第二天,哥哥收到了希望之峰学院的录取通知书,我感到很高兴,因为哥哥的普通生活就要结束了(从某种意义上也是),而且要成为超高校级的幸运。

但我却不知道未来是多么令人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苗木困的物语到此结束

我的名字叫苗木诚,是超高校级的幸运,今天是我来到希望之峰学院的第一天,真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普通的人会被选中,也不知道能不能和同学们好好相处,但总有办法的吧。

当我准备踏进校门时,我的头开始痛了起来,然后我就晕过去了,当我醒来时,我发现我在沙滩上,并且我发现不只我一个人,虽然很想到处调查一下,但还是先叫醒其余的人比较好,于是,我轻轻的推了推身边的女生,并对她说:“请你醒一醒。”过了一会儿,她醒了,虽然最初和我一样慌张,但是她立刻冷静了下来,我们彼此自我介绍后,我知道了她叫索妮娅·内瓦曼,是超高校级的王女,我和她决定叫醒其他人。

让所有人惊奇的是超高校级的幸运竟然有两个人,一个是我,一个是狛枝凪斗,他是一个古怪的人,他的愿望是成为希望的脚踏石,这让所有人包括我感到惊讶,有些人甚至感到恶心,但他毕竟是我的同学,以后要好好和他相处才行。

还有一个让我感到特别奇怪的人,那就是七海千秋,她是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,从我叫醒她后,她就一直在玩游戏,明明没有什么问题,但感觉就是有问题。

在我们玩水的过程中,左右田君发现了一个不明物体,我仔细看了看,这。。难道是。。熊?!然后在下个瞬间,这个不明物体开始动了起来,然后站了起来,说道:“唔噗噗噗,看到大家已经开始在玩耍了,本校长感到非常欣慰,才怪呢!你们竟然不来找我,真是太过分了😨,于是,天才的我想到了一个点子,那就是。。。让你们所有人愉快的进行厮杀!唔噗噗噗~”

哈啊!?开什么玩笑?!



continued.

看来我对yuri on ice 中毒中太深了呢












ps:哇~维勇太萌了。😘😍

关于神苗交往以后被全世界发现的场景











ps:高远太太赛高~度过痛苦的单身节以后,莫名的被喂了狗粮。。

羁绊

2 巧合

“那个苗木诚,怎么样?”十神说道。

“。。。很奇怪,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认为这个苗木诚,并不像是超高校级的绝望,反而他是一个旁观者,这个世界所发生的事都和他无关。”我说道。

“。。先将苗木诚的事放一边,塔和市那边谁去救援。” 雾切说道。

“我去。”十神说。

“真的可以吗。”我担心十神看到那些78期的学生的家长会。。

“哼,你当我十神白夜是什么人,会因为这种事而感到伤心?别说笑了!”我看到十神这副过于自信的眼神,暂且放心了下来。

“那个。。。那个有人在吗,有人的话请发出声音来。” “是的,这里是第十四支部,日向创。”

“啊!接。。接通了,太好了,哦,对了,我的名字叫苗木困,请。。请多多指教!”

“为什么,这么正式啊?”

“。。这个声音难道是腐川?”

“切!什么事。”

“你是怎么认识这位苗木困的。”压住内心的震惊,我问道。

“啊?当然是路边碰到的啊,你还想说我与她是@#%*的关系吗?”

“。。。这样啊,腐川你一定要带她回到未来机关,有一件事情需要她验证一下。”

“我。。我知道了。”

“啊,日向桑。”苗木困向我挥手。

“哦,苗木。”我也向她挥了挥手。

“日向桑,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验证啊?”

“你跟我来,接下来你需要和我去见一人。”

“呃,是谁?”

“你见到就知道了。”

“哥。。哥哥!”苗木困由刚开始的惊讶转变成了高兴,她整个人都趴在玻璃上。我的猜想是正确的,看来她真的是苗木城的妹妹,接下来线索越来越多了呢。

“你是谁?”苗木诚用机械化的声音说道。

“呃,哥哥你不知道我是谁了吗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日向桑,我只知道哥哥被选中,去当超高校级的幸运啊,为什么再次相遇的时候他就不认识我了?!”苗木困激动的对我说。

“冷静一下,这件事情我会去查清楚的。”

太奇怪了,为什么苗木诚被选中了之后,没有来到希望学院上课,这一切似乎没有那么简单。。。。

continued.

羁绊

1相遇

不定期更新,首先说明,我不知道我会怎么瞎写,但这个故事以苗木城为中心。

ok?
--
--
--
start!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。。苗木。。城。。”

那个人在废墟中这样说到,褐色的长发随着风轻轻摆动,空洞的赤瞳让人觉得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。

“这个苗木城,似乎不简单啊。”雾切一如既往的分析的说。手里拿着关于苗木城的信息,上面写的却是意外的普通。
“他是如何成为超高校级的绝望的,这一点很让人好奇呢。”十神将眼镜往上提了提。
“嗯,我也是那么认为的,似乎未来机关在隐藏着什么。”我说道。
“那日向你是怎么想的。”
“当然要把他也划入那个计划中”我认真的说道。
“这个计划很危险,就算是超高校的希望的你,也无法全身而退,你知道吗?”雾切说道。
“这我一开始就知道,但我认为那个计划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!”
“。。。我知道了,但那个后果由你自己负责”雾切摆出真是受不了你的表情出来。
“谢谢你,雾切。”

“请问苗木桑为什么会成为超高校级的绝望的呢?”
“无聊。”
这家伙。。虽然是个矮子,但。。。很。会。论。破。嘛!
“超高校级的论破,这一个才能我也是拥有的。”
“呃。。”

continued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可能是日苗?

如果神座出流和苗木城的身份调换一下的话,是不是挺有趣的(笑)
--
--
--
--
这似乎是个很好的素材

神座出流在混杂着血与脂的气息的房间里睡着,做了一个短暂的梦。 在梦里,神座好像变成了什么非人类的生物,有着优雅的长颈和绮丽的白翅。对了,这种动物,应该是叫做仙鹤的吧,好像是一种拥有吉祥寓意,因而广受欢迎的动物吧。
从上了锁的笼子里脱出并非为了自由之类无聊的理由,仅仅是觉得这种类型的锁太愚蠢了而已。然后就顺便享受了一下不使用辅助机械进行飞行的乐趣。只是遇到了不熟悉的气流情况,结果落在了某所学校的池塘里。
被一群大惊小怪的学生围在中间,谁都不敢靠近过来的样子。神座(鹤)无视着那些吵闹的家伙,保持着优雅的姿态在池水中清理自己的羽毛。
“这么大的鸟,是鹅吗?”
“太大了,感觉好可怕啊……”
“老师也不敢碰的样子,是不是打电话报警比较好啊?”
“是动物园里逃出来的吗?弄死了会不会要赔钱啊?”……这样嘈杂的声音一直在四周围响着,神座只要稍稍扑动翅膀,那些声音就会变成整齐划一的尖叫。
“喂,苗木,你去把那家伙赶走啦!”人群里,有这样的声音传出,接着便有一名学生被推了出来。那是一个即使以初中生来说体型也过于瘦小的男性学生,被这样毫不讲理的推出来的他,带着些许惊慌和无奈的神情看着池中的大鸟。
“快点啦苗木!”
“你这家伙是饲育委员来着吧,快点搞定它!”
被这样的“杂音”催促着,名叫苗木的少年不情愿地挪动着脚步,小心翼翼地向神座靠近过来。也许是出于恶作剧的心理,神座突然猛烈地扑扇起翅膀,人群再次迸发出尖叫声,当然其中也有苗木那近乎惨叫的声音。他吓得脸色发白,整个人跌坐在地上,更狼狈的是,还被扇起的池水淋了一身。于是,刚才尖叫着的人群中,又爆发出笑声来,大约是在嘲笑着苗木的窘态。
苗木笨拙又慌张的从地上爬起来,就在神座以为他会是要逃走的时候,他却再度向自己靠近了。
“不、不要害怕!”用颤抖着的声音说出这样的话,感到恐惧的其实只有这声音的主人而已,只是那苍白的脸上还挂着微笑,是硬挤出来的、看起来有些可笑的微笑。
“我、我不会伤害你的……请、请让我送你回去!”说完这些,苗木突然冲上去猛地抱住了仙鹤。
真是糟糕透顶的抱姿,不仅不舒服,也丝毫不优雅。
神座很想让苗木放开自己,可是鹤的声带无法说出人类的语言,而无论是拍着翅膀还是用喙去啄头顶,都没能让这个看似软弱的家伙松手。
“别、别怕!马上就送你回去了!”嘴里依然说着安抚的话,因恐惧而变了调,毫无说服力的安抚的话。
苗木紧紧地抱着似乎随时都会将自己带离地面的仙鹤,全力地向不远处的森林里跑去。在他的身后,混杂成一团的嘈杂声音依然不绝于耳…… “吵死了……” 被吵醒过来,神座从血迹斑斑的课桌上抬起头,发现自己也好似误入学校池塘的仙鹤一般被围住了。只不过围住他的并不是大惊小怪的学生们,而是穿着整齐的西装,手中也握着实枪的未来机关成员。对眼前的危机并不在意的神座,悠闲地回忆了一下梦的结局。
似乎是……顺利的回去了吧。回到了希望之峰学院的实验室,然后……大约是被实施了脑部解剖。以一只鹤来说,结局还真是非常的“不幸”。 “您就是日向创前辈吧?”结束了神座对梦的回忆的,是那个在梦中曾听见过的声音。
大概是人群中唯一没有用枪指着自己的6人了吧,名叫苗木诚的少年,穿着稍显宽大的小号西装,正认真地注视着神座。
神座并没有回答,只是冰冷地回视。
“让我来试着说服他吧。”苗木这样说着便向神座靠近过来,一如在梦中靠近那只鹤一样,只不过……没有一丝犹豫。
苗木在距离神座只有一张桌子的距离时停下了脚步,毫不顾忌神座手中握着的那柄被染成猩红的太刀。
“日向前辈。”苗木微笑着,向神座伸出了手,“我们想要帮助你,所以过来这边好吗?”
“如果我不过去的话……”神座故意停顿了一下,周围那些漆黑的枪口齐刷刷地举高。只是苗木,依然没有拔出别在他腰间的枪,他只是露出了些许苦恼的神情。
“如果我不过去的话,你会来抱我过去吗?”“哎??”看着那张以年龄来说过于可爱的脸上浮现出惊讶和不解的表情,神座出流难得的感受到了一丝愉快。